色情網站

關於部落格
色情網站
  • 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社論]互聯網糾紛立法應提升至人大層面

  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這是繼規範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司法解釋之後,最高法針對互聯網法律問題出台的又一裁判規則。   此番出台的法律文件所要試圖細化解釋、給出適用指引的,是“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他人姓名權、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等人身權益引起的糾紛案件”。首先其法律屬性為以互聯網為載體的民事侵權訴訟糾紛,這也應當是大多數互聯網言詞糾紛最有可能引發的糾紛類型。社會成員的各種行為,包括在網絡虛擬社會中的言行,國家法律體系依據不同行為屬性與程度將其劃分到民事、刑事等不同的訴訟類型,在立法層面,需要對其進行較為清晰、準確的界分。   而具體到司法機關審理相關案件的實體操作,則可能有更多細節化的界分需要。比如本次規定對轉載網絡信息行為,尤其是轉載網絡信息行為的過錯及其程度,給出了幾條考慮的因素。包括“轉載主體所承擔的與其性質、影響範圍相適應的註意義務”、“所轉載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權益的明顯程度”、“對所轉載信息是否作出實質性修改,是否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標題,導致其與內容嚴重不符以及誤導公眾的可能性”等。非常明顯可以看到,其所要試圖釐清的是網絡轉載主體在轉載過程中法定義務、行為性質,不過具體到民事侵權行為的侵害程度的認定,依然可能存在較大的難度。即便唯一一項被列明的“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標題”行為,依然存在對具體行為程度認定上的一些困難。   值得肯定的是,該項司法解釋對包括刪除相關網絡侵權信息的程序要件做了初步規定,其核心指引在於,侵權人、被侵權人以及網絡服務提供者之間,圍繞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所產生的糾紛解決,應當訴諸法院、尋求法律解決,而非其他非法律屬性的解決渠道。紛繁複雜的網絡世界,你來我往的言詞之爭,出現糾紛再正常不過,糾紛產生之後的解決路徑,可能亦會映照現實社會的相關狀況。出現糾紛,隱忍不發還是選擇回擊,訴諸法律還是選擇暴力,這考驗整個社會的法治發展與成熟狀況,同樣考驗立法和司法等機關在處理相關法律問題上對不同法益的權衡、判斷。   不僅在互聯網領域,即使在現實社會中,也存在同一種社會行為因其程度、影響不同而最終導入相異的法律評價體系。以侮辱、誹謗為例,此前最高法司法解釋曾就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做過規定,此番民事侵權案件中同樣存在侮辱、誹謗等行為的民事解決指引。對於侮辱、誹謗行為的法律規範,依據不同的行為程度與損害程度,現行法律有較為清晰的區分,大部分可能出現的言詞類爭議,遵循民事糾紛民事解決的原則,只有法定情節特別嚴重的情形才可能導致刑事介入,而即便到需要刑事解決的程度,也要遵循“不告不理”的大原則,嚴格界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這一法定例外的適用。   互聯網進入並影響現代人類生活的速度與程度,可能早已超出人們的想象,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之下,國家法律層面的應對與規範不可能長時間缺席。於立法的跟進而言,司法解釋的出台只是其中一種,在經由更多司法理論與實踐支持的前提下,更高層級人大立法予以規範的必要性仍然存在。尤其是在針對新興技術平臺與社會活動領域,在民事、刑事等不同層級法律調節的程度、界限等問題上,也需要在條件成熟時啟動人大立法層級的明確指引。  (原標題:[社論]互聯網糾紛立法應提升至人大層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